厦门记忆:日光岩下忆英雄

点击数:3460 更新时间:2017-11-30 15:56:00 来源: 厦门生活_逛鹭岛-返回
想获得更多厦门生活知识及商品优惠信息请点击这里客服咨询:

鹭客社:守望共同的尘世故乡

如果您满意于下面的图文,请让更多的人关注“鹭客社”。

<a style=厦门记忆:日光岩下忆英雄" title="厦门记忆:日光岩下忆英雄" />

蔡廷锴诗刻


失去厦门之后,福州、泉州、漳州等地也先后失守。“中华共和国”和十九路军宣告失败。这就是留名史册的“福建事变”,也称“闽变”。




日光岩龙头山寨寨门前岩壁有蔡廷锴诗刻:


心存只手补天工,八闽屯兵古今同。

当年故垒依然在,日光岩下忆英雄。


(跋)此岩为明郑成功将军屯兵举义之地,每一登临,辄思前贤,爰题数言,以志不朽。蔡廷锴题,二十二年


最让蔡廷锴青史留名的是1932年的“淞沪抗战”。1932年1月28日晚,日本海军进攻驻扎上海闸北的国民党第十九路军。总指挥蒋光鼐、军长蔡廷锴率军反抗。“自1月28日开衅以至3月2日为期,一月有余,其间冲锋肉搏不下数十次之多,计十九路军死伤官长542员,士兵8184名;第5军死伤官长349员,士兵5029名。”一个多月的顽强抵抗,迫使日军大量增兵,三易主帅,代价惨重。据日方有关资料,日军在作战中陆军战死620名、伤1622名,海军战死149名、伤700名。


战事结束,蒋光鼐有《挽十九路军抗日阵亡将士联》尽道战役的血腥和顽强:


自卫乃天赋人权,三万众慷慨登陴,有断头将军,无降将军,石烂海枯犹此志。

相约以血湔国耻,四十日见危授命,吾率君等出,不率其入,椒浆桂酒有余哀。


厦门记忆:日光岩下忆英雄

一二八淞沪抗战影像(网络)


1932年5月,修整中的十九路军接当局密电,略云:“红军大部窜扰闽南,漳州相继失守,同安亦危,着该军全部由海道输送进剿,所有装载船只,已由交通部备用,仍将开拔及到达日期具报为要。”


十九路军接令后,开始入闽。各部按序列装载上船,从镇江南下。其中61师在泉州口登陆,其余则在厦门、嵩屿、海澄登陆。60师先行,肃清海澄漳州沿途可疑之敌。


十九路军入闽后,“驻闽绥靖主任公署”随即成立,公署设在福州。蒋光鼐兼任绥靖公署主任,负责区内的军队和地方团队的指挥。蔡廷锴接任十九路军总指挥,总部设在漳州。


现时的厦门已是东南要港,南下、北上行走海路,取道厦门是上策。蔡廷锴在大军入闽同时,先往香港、广州一行,接受各界的抗日馈赠。回来走的就是厦门海路。他在自传中记载道:


我自港返到厦门,群众热烈欢迎,美国浅水舰舰长与我相熟,竟放礼炮表示欢迎。在厦门住了一天,翌日,参观各处古迹后,即渡江到嵩屿乘车返漳州总部,并着参谋处长赵一肩重新部署剿赤军事。


闽省难治。蔡廷锴说:“福建环境复杂,地方民众互相攻讦,你说我是某党某匪,我说你是贼,如果不查确执行,就会上土豪劣绅大当。至福建苛捐有二百多种,地方舆论亦不断地攻击。”地方土著和杂牌部队割据称雄。闽北地区,有刘和鼎的56师;闽西北地区,有周志群的独立旅;闽东南地区,有陈国辉的独立旅;闽西南地区,有张贞的49师;闽中地区,有卢兴邦的新编2师;闽东北地区,有陈齐瑄的独立旅。

厦门记忆:日光岩下忆英雄

蔡廷锴像


整编各路武装是十九路军入闽后的要务。而众山头中以陈国辉部作恶最甚,民愤最烈。蒋蔡设计将陈国辉秘密拿下,经军事法庭审理后予以法办。法庭公布陈氏的罪状为:


陈国辉本系剽骑鸣镝之徒,因缘时会,啸聚闽南,暴戾恣睢,无恶不作,如庇匪掳勒,渎职殃民,横征暴敛,擅创捐税,勒种罂粟,屠杀焚村,摧残党务,拥兵抗命,种种罪恶,擢发难数,皆属社会共见共闻,无可掩讳之事实。当本军移师入闽之初,接受海内外民众团体及被害人控诉陈犯祸闽文电,积存盈尺。(《申报》1932年12月27日)


判决结果是死刑。当时的媒体报道了陈国辉的死事:


福州通讯:绥靖署前拘留之福建省防军第一混成旅旅长陈国辉,业于(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七时判处死刑,绑赴东湖营区内操场执行枪决。共击五枪毙命。记者特亲身往观,见陈尸仰卧地上,身穿灰哔叽西装,足着青袜鞋拖,头脑破裂,胸腹洞穿,发长盈寸,血流满地,状殊悲惨。

厦门记忆:日光岩下忆英雄

陈国辉像


陈国辉被处决后,陈尸三天。其后才被运至鼓浪屿陈氏宅中安葬。奇人多有异举:


陈国辉在省枪决,人只知其死,而未知其死时曾向监刑者作博浪之一击。陈就刑在黎明,监刑者为司徒非,由绥署绑赴东门外东湖刑场,司徒问其有无寄声家属。陈答远在仓前山,呼来莫及,解余缚,作绝命书可乎?司徒信之不疑。缚既解,陈用铁环向司徒当头一击。司徒微伤,陈亦仆。盖陈两足久扣,一旦放送,立足弗定也。陈乃大骂蒋蔡,时司徒不怒且吃吃笑,并顾左右,以勇敢称之。发五弹,陈遂死。暴尸半日,收以薄棺。时陈之家属在仓前山,与东湖相去二十里,懼有余祸也,不敢往,以千金市一巨槨纳之,殡于东郭而去。迨蒋蔡败走,其榇亦移于鼓屿,大开其丧矣。


先是民国十三年,陈与尤赐福在永春县署。署奉福德正神、福德正仙各一。正神土地也,正仙狐仙也。或言狐仙之言灵,尤戏以乩,问陈之他日休咎,乩书五言似通非通之诗一首。其诗曰:“赤鲤养池中,等待风云功,一旦冲霄去,定作楚重瞳”。当时得诗,人皆为陈贺。陈死,始知诗为谶语也。陈飞省自仙游发,仙游又号鲤城。而陈之旅部,又暂假于鲤湖旅社,鲤字验矣。而所谓一旦冲霄去者,非指与陈文麟飞省欤?天下事多有不可思议者,乩亦其一也。(《昌言》1934年4月3日)


1932年12月福建省政府改组,蒋光鼐任省主席兼民政厅长;蔡廷锴充任绥靖主任。

厦门记忆:日光岩下忆英雄

蒋光鼐像


蒋光鼐就任省主席之后,决心借助华侨之力建设“模范省”。可惜积重难返,单是厦门就不宁静。各类矛盾交集叠现。媒体有零星报道:


《厦门警察罢岗》:七日晚,三署警察翁凤雏、黄信铨为取缔当街小便,为日籍台人顺兴洋行拽入痛殴重伤。八日晨三署罢岗。公安局交涉后,日领允惩,视伤警有无生命危险,定医药及赔偿。午后因局长劝复岗。又同日四署警为陆队一旅士兵所殴重伤二人。四署同时罢岗。司令部调防陆队,并允办赔偿即复岗。(《申报》1932年8月9日)


《日又藉口保侨分派警舰赴厦》:共□进犯连城,与我十九路军血战,龙岩漳州一带居民纷纷迁避厦门。但厦门原有日本侨民四百余人,遂又借口不安,要求其领事,派兵到厦保护。厦门日领事特电来沪,向上海领署警察署长□□弥三郎,商请抽调移动警察一部赴厦保卫日侨。昨已由□□派定警察部长赤星率领移动警官九人于今日上午九时乘太古山东轮径赴厦门。


上海日海军第三舰队司令米内已接到海军省电令,请厦门侨民亟待保护,除已马公舰队出动外,又令上海日军舰准备两艘,听候命令,开赴厦门护侨云。(《申报》1933年8月13日)


《安海厦门间小轮被劫》:航行安海厦门间顺昌小轮,二十六日晨七时开安海,载客百四十余名。八时半,至金门附近,忽着军服有十九路臂章操粤音四盗,自搭客中突登监舵楼及机舱,搜全船搭客金钱细软,劫五六千,在大舱开枪一响,伤客吴世坤。在厦岛后僻岸登陆。轮折回,吴伤重。司令部令禾山黄厝乡登陆,乡人见其入东版山去。陆队两连包东版山大索。至晚未获。着十九路服,系假冒,先以十九路派来搜军火欺船上人,后忽监视,即行劫。(《申报》1932年9月27日)


《厦门焚毁日货》:得厦门消息,近有日货海味、海带等数百件,自上海运赴厦门。已由轮船转入驳船,运进厦门内港。事为拒货调查员检获,立将该货扣留,连驳船一并截住,当即拖到厦门港口,将此数百件海味海带并代运之民船一艘,一并用火焚毁,以示惩儆。现在厦门帮已飞电来沪,命留意有改充牌号之日货,混报装运,而各轮公司亦拒收日货至厦矣。(《申报》1932年10月23日)


《厦门工人罢工未实现》:太古公司厦门码头工人,因援助吴淞轮中舱工友,策应广东实行罢工。近日该行南华班轮,由沪运赴厦汕货件颇受影响。昨日该行得到厦门来电报告并未罢工。(《申报》1933年11月1日)


《厦门米商反对洋米征税》:厦门向为洋米钜量入口地,闽府议决征洋米税。厦米商十一日大会议决反对,向市筹处请愿暂缓开征。(《申报》1933年10月13日)


《厦市警察冲突》:十日夜一、三两分局警察冲突,在思明戏院门前,忽来炸弹。尚三分局警察九人,一分局警三人,路人七人(《申报》1933年12月12日)


矛盾冲突最大的一次,要数1933年2月的“严焰事件”。1933年2月,省财政厅拟将厦门营业税增加四成。商会执委兼汽车同业工会主席严焰(灼如)对煤油营业税加成反对最烈,而遭公安局扣押。公安局答应以依照规定认缴为条件释放严焰。民众反对,要求无条件释放。理由是“本市年来商业不景气,商民负担各项捐税,异常感觉痛苦”,省厅不察民情而将各途营业税一律加增四成,“各途商民因是,连日空气非常恶劣”。严君为民请命,“并无触犯刑章”,也“非抗捐可比”,因此“希望全市商民一致団结,据理力争,商民痛苦始有解除之日。”当日下午2时全市商店罢市,汽车同业公会罢驶。商会及各途商代表在厦禾路召开市民代表大会,要求无条件释放严氏。甚至还有要罢课、罢工、罢海之议。下午4时许公安局释放严氏,20日复市。


十九路军入闽是奔着“剿红”来的。尽管有消极进攻之说,蔡廷锴在交战中还是有一些进展。双方也积下不少怨愫。1933年厦门的“十月革命”宣传提纲说道:


十九路军阀蒋光鼐、蔡廷锴等……盗取上海反日战争的美名,打起民族英雄的臭招牌,欺骗群众。实际上对内与军阀领袖蒋介石、无耻的政客汪精卫妥协,私援南京政府五千万元为退兵入闽的条件,卷取华侨帮助抗日军费一千多万元,(克)扣军饷,苛待士兵……。对外投降日本帝国主义者,暗中妥协,在后方用机关枪扫射前方十九路 (军)反日的革命士兵,出卖民族权益,做帝国主义者的忠实走狗,一入福建,大摆其法西斯的屠夫面孔;屠杀革命士兵及工农群众,加重一切苛捐什税,横征暴敛,吮吸劳苦群众的血汗,造成普遍失业的激增,整个农村的经济破产,到处布满着饥寒交迫濒于死亡的劳苦群众们。在国民党十九路军阀统治之下是永无生望的。


10月之后的11月,十九路军就宣布脱离了国民党。1933年11月,来自全国25个省市和华侨的代表100余人,召开“中华全国人民临时代表大会”。李济深等一批反蒋人士做出了惊人之举:通电脱离国民党,成立“生产人民党”,陈铭枢为总书记;改国号为“中华共和国”;改国旗为上红下蓝中嵌五角星旗;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李济深任主席;改十九路军为“人民革命军”,蔡廷锴任第一方面军总司令。福建全境划为闽海、延建、兴泉、龙汀四个省,再加福州、厦门两个特别市。

厦门记忆:日光岩下忆英雄

中华共和国国旗


原以为打起“反蒋”大旗,登高一呼,就能天下响应,谁想却落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很快地,民国政府做出了反应。12月下旬,蒋介石抽调进攻江西苏区的嫡系部队十余万人,自任“讨逆军”,由蒋鼎文、张治中、卫立煌分率三路大军攻打福建。而在秘密战线,军统戴笠的工作也在顺利进行。沈醉的回忆录透露:


福建事变发生后,他(指戴笠)曾亲自去建瓯指挥布置瓦解福建人民政府的工作,并通过军统在福建的组织与早就布置在十九路军的特务了解到一些军事上的布置与内部情况,随时向蒋介石提供情报。他一度潜往厦门鼓浪屿,当时曾夸口说福建人民政府一举一动他完全能了如指掌。他还进行收买福建地方民团的活动,委派不少什么“讨逆军”的指挥官。


戴笠用高官厚禄腐蚀十九路军中的一批要员。参谋长范汉杰献出了密电码本,61毛维寿、49师师长张炎、60师师长沈汉光、漳厦警备司令兼厦门市特别市长黄强等,也先后反水归降。

厦门记忆:日光岩下忆英雄

图6:1933年12月1日厦门召开“庆祝福建人民革命政府”成立大会(《厦门党史画册》)


1934年1月10日中央军海军攻下厦门,十九路军全部撤出。消息报道“中央军海军收复厦门,附逆之十九路军完全退出”:


入闽时伐逆军之中央军连日克复延平、水口各要点后,厦门叛军亦遭受中央军海军舰队及陆战队之压迫,势渐不支。海军部派鱼雷游击队司令王寿廷率舰及陆战队于本日拂晓进抵厦门,协同该处海军要塞司令林国赓,及驻厦之舰队、陆战队,击败厦门叛军,迫使附逆之十九路军完全退出,至此厦门克复。各机关及全市于六时起悬挂靑天白日旗。厦门要港司令部出示布告如下:“奉中央海军部电令,限尽十日收复厦门,全市一律悬挂靑天白日旗等因。现十九路军已完全离厦,所有地方治安,由本部负责维持,至于旅厦外侨,一律切实保护。中华民国二十三年一月十日。”


失去厦门之后,福州、泉州、漳州等地也先后失守。“中华共和国”和十九路军宣告失败。这就是留名史册的“福建事变”,也称“闽变”。


胜利后的蒋鼎文意气洋洋地登上厦门岛,意气洋洋地登上日光岩,意气洋洋地题写下与蔡廷锴同题材的诗作:


劫灰重拨忆朱明,浪鼓潮音警枕醒。

四顾茫茫天水碧,神州生气薄风霆。



往期导读:

厦门记忆:蔡元培曾逃难厦门,夜宿鼓浪屿,调解集大学潮,好奇于文昌鱼,刻诗日光岩

厦门记忆:一张南普陀老照片与民国驻厦儒将童保暄

厦门记忆:中山公园内有个魁星山

厦门记忆:鹭江,十三路头明月在

厦门记忆:虎头山上家国泪,十万坟冢地,险成日租界


作者简介:刘瑞光,厦门人,笔名海峡问史,曾贡献于教育界,现悉心精研厦门文史。



LOOKERS鹭客社 守望共同的尘世故乡

欢迎关注鹭客社,投稿联系微信号:DONGE110


厦门记忆:日光岩下忆英雄





本资讯信息是来自 逛鹭岛 小编 通过网络收集而来的关于厦门最新最热门的本地资讯。
您若也有需要分享的可以直接在我们网站上分享你的内容,让大家都知道。
版权声明,本活动信息隶属网络收集而来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清除信息。

获得更多厦门生活知识及商品优惠信息请联系我们:
微信客服号:xmgbuyxc 
微信公众号:xmgbuykf
QQ号:222130376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群:593922614 欢迎加入官方QQ群,厦门生活互助群
商务合作电话:13091948465


想获得更多厦门生活知识及商品优惠信息请点击这里....
【责任编辑:csw8923

大家推荐

(我也要来推荐)

留言评价

共有0条评论
重要提示:
你设置的联系邮箱是*: (当有人给你留言回复之时,联系邮箱可以及时通知你)
我们建议你填写正确的邮箱地址,如果你之前填写邮箱地址是错误的可以通过 【修改资料】 来重新设置
商业推广版块信息发布免费开放
加入圈子

【点击这里 - 扫描二维码加入主题圈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