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安岳口谭王宫-谭王爷

点击数:1215 更新时间:2017-02-12 21:03:21 来源: 厦门生活_逛鹭岛-返回
今天我们向大家介绍厦门特色景点同安岳口谭王宫-谭王爷,想知道厦门哪里好玩请持续关注我们,厦门特色景点同安岳口谭王宫-谭王爷。
【我要投稿】 - (免费投稿请点击这里):
岳口与同安城区就隔着一条东溪,在古代前往泉州府城的官道由此发端。如今沿着古官道,还散落着诸多的历史遗物。诸如,唐代薛令之始建的“东岳行宫”,宋代皇室之婿叶益的府邸“郡马府”,古时官员们迎来送往的接官亭“甘露亭”,由清代知县八十四题写的“宋熙宁三舍人丞相正简苏公故里”的苏颂故里碑,以及由126人联名题写的“邑父母谭公功德碑”。在一片杂物和荒舍掩映中,还耸立着明代万历年间建造的引领同安文运的凤山石塔,褒彰士子科举立名的“凤山钟秀坊”,和首开为小妾立坊旌表先例的“节孝坊”。此外,褒述知县李灿然勤政守土的“邑侯李公生祠”及其碑铭也在这里,但是生祠早已倾圯,余下的石碑藏匿在陋巷之中。

<a style=同安岳口谭王宫-谭王爷" title="同安岳口谭王宫-谭王爷"/>

岳口最东边的东岳行宫祭奉着东岳大帝,其侧有康帅府。东岳大帝即泰山神,主管人间生死,主宰幽冥世界。其麾下有十大太保,康元帅为其一。康元帅“负龙马之精而生于黄河之界”,“生而慈惠,不伤胎,不折夭,不虐孤寡,不履生气,虽蟁顽蠢动,而虫蚁者不轻杀焉,食以残红,饮以醇浆”,又擅医术以救治士民,“四方谓之能仁,声闻于天”。玉帝便敕封其为“仁圣元帅”,掌管各地的土地神。康元帅各地多有祭拜,大多是“左执金斧,右执瓜锤”的形象(语见《绘图三教源流搜神大全》)。不过岳口的康元帅却有独特之处,这里至今还有一个“走康王爷”的习俗:

1561年倭寇占据浯州后从石浔登陆进攻同安县城,岳口乡兵奋起抵抗,倭寇强弩利箭,乡兵抵敌不过,乡民求神庇佑。有人触景生情见本村奉祀的康元帅,俗称“康王公”,头如巴斗,眼若铜铃,头戴王冠,身穿蟒袍,坐辇一丈见方,辇上插有五营旗,十分威武,就计上心头,利用佛像作挡箭牌。

四月初一日傍晚,将康王公佛辇装上木轮推出上阵,乡兵紧跟辇后,摇旗呐喊,冲向倭营。倭寇不知底细,匆忙应战,开弓射箭,乡兵凭辇挡箭,奋勇冲杀。倭寇利箭射不倒大将军,以为天兵天将下凡,一时阵脚大乱,乡兵乘势前进,冲垮倭寇营栅,一举全歼入侵倭寇,生擒倭首阿士机,大获全胜。

当晚乡民抬着康王公坐像,游行全境,欢庆胜利,后为纪念这次胜利,每年四月初一日晚,都要举行一次“走康王”活动。

这一天,佛前点灯结彩,请道士做醮,唱道歌,颂道经,演道士戏,傍晚即由八位新婚或未婚青年抬辇游社,前面旌旗招展,锣鼓唱,鼓吹阵伴行;后众村民紧拥坐辇,每到一个角落,青年争着抬辇,家家户户点灯鸣炮,鼓乐喧天,呼声震天动地。(《同安文化艺术志》)
如今修葺一新的康帅府前镌刻对联,讲的就是这段历史:

灵霄降康府倭魔闻风丧胆


凤山奉元帅神威保境安民

明代以来,闽海不靖,各股军事力量往来山海之间,剽城掠乡。其中来自海上的有倭寇和海贼,来自陆上的有当地的土贼,和称之为“沙(县)尤(溪)贼”、“漳(州)贼”、“饶(平)贼”、“安溪贼”的流贼等。倭贼勾结,山海联手,祸害惨烈。历史用文字和语言的形式记录下当年同邑的苦难:


l 小嶝西北海边,有穴曰“东街窿”,入口处有石中阻,循左右入,则深不可测。相传明末居民避倭于此,有犬闻寇至狂吠,为寇所觉,乃举烟熏穴,穴内人悉窒息而死,唯一老妪以襟湿尿掩鼻得免,至今窿内尚存枯骸垒垒。(《金门县志》)

l 明末倭寇猖獗入侵,沿海狼烟四起。是日夕阳西下,大股倭寇蜂拥上岸,村民千人藏身此洞。倭寇沿村洗劫,见村镇空无人迹,正欲分兵搜索。忽闻远处吠声,遂循声追寻至洞前。此时,洞内幼婴惊啼不止。倭寇惨无人道,于洞口架木柴、堆野草,放火燃烧,霎时浓烟滚滚,洞内村民尽遭熏死。后人称此为“千人洞”。(《厦门掌故》)

l 明嘉靖年间,初秋,某日傍晚,一行肩挑油桶商贩来至同安岩后,求宿富户李宅。李家待以酒食,李妻端菜送饭,见庭中一油桶挡道,移之沉重,以手轻扣桶沿,桶中忽有人声问暗语。李妻大惊失色,奔告四邻,方知倭寇化装油贩潜此作内应,顿时全村同仇敌忾,设计杀敌。入夜,大厅上觥筹交错,乡人把盏敬酒,海盗尽醉;厨房内旺火烧水,逐一烫死桶中倭寇。一行假油贩,连捉带杀无一生逃。夤夜,村民装倭尸入袋,沉入村后大潭,此潭遂名“沉倭潭”,相沿至今。(《厦门掌故》)

邑人洪朝选如此描述他生活的时代:“千里无烟,蒿莱极目,槲枥长于田间,狐狸嗥于户下。冤横之气,塞于惨黩;沴毒之灾,蒸为疫疠。遗黎残民,非毙于锋镝,则死于疾病;非死于疾病,则殣于凶荒。虽有幸而脱者,而生理尽矣。”(《瓶台谭侯平寇碑》)

嘉靖39年(1560年)3月,倭寇大掠金门(浯洲)。当时金门有战船二十余艘停泊在料罗湾,料罗指挥王鼇闻风抢先移舟躲避到厦门岛。漳州贼人林三显等闻信,便与倭寇首领阿士机勾结,于3月23日在料罗登岸,掠杀十七都,死者数百人。28日据平林,掠十八都。4月初二日,倭贼联合攻打阳翟,阳翟合社与战。战败,死者百余人。乡民逃到太武山石洞中避难,倭掳乡人为向导,搜穴熏鼻。乡民万余人于是再次逃往官澳巡司城。漳贼谢万贯等又率十余船自浯屿、月港而来,壮士四千人与之战。但城高无水,人气郁蒸,众渴且惫。于是在初九夜突围,逃出的才二百人。“贼纵火屠城,积尸与城埒,城外亦纵横二里许,妇女相携投于海者无数。贼四散饱掠,自太武山西北,靡有或遗。漳贼之舟楫杂沓不休,金帛货谷、户牖器械尽载以归;庐舍则一炬焚之”。“前后死者凡万余人,乡社为墟”。(《道光金门志》)

时免官居乡的林希元作《伤浯洲烈屿被灾三首》哀叹:

其一:
海隅逢运蹇,黔首靡逃生。
杀戮同鸡犬,川原汙血腥。
除残无利甲,守御乏坚城。
悔祸天未肯,何时获太平。


其二:

昔号强兵处,今先受祸殃。
千家尚荷担,谁解复持枪。
藩篱既斧破,豪杰孰英雄。
可惜生民命,数千蹈火汤。

其三:
心痛复心痛,有如刀割伤。
生缘火以死,人以土为粮。
民命同草管,盗贼即豺狼。
焉得韩岳手,妖氛一扫空。

此次倭寇掳掠金门,攻取了官澳巡司城,还不肯罢手,继续攻打后浦。后浦虽筑城未就,但民众早已结社练兵,协力防守,倭攻不入。乡绅许廷用向同安县城谭维鼎紧急求援。知县谭维鼎率乡兵载火具渡海赴援,连战连捷。俘获酋首阿士机、尾安哒等七人。倭贼逃窜而去。

谭维鼎,字朝铉,号瓶台,广东新会人,举人出身。嘉靖37年(1558年)莅任,下车伊始,便“周询民隐,平赋税,审徭役,均劳逸,节财用。凡可致民康乂者殚力为之。尤加意学校”,“狱大小必尽情,吏不得高下其手”。(《同安县志》)此时倭寇气焰方炽。嘉靖37年,倭贼两次攻打县城,“焚城外居民数千家,官府传舍悉为灰烬”(林希元《邑侯瓶台谭公保障记》)。为政者当务之急自然是保境安民。谭维鼎到任后,加强县城防御,“固守圻、谨门析、诘戎兵、利弧矢、严逻望、鸣刁斗,凡防御之术罔弗备”。长期的征战,兵力衰竭,粮饷不足。谭维鼎转为组织乡民自保。在乡间施行“什伍之法”,五家编为伍,二伍连成什,什伍互保。编伍停当,再以村为据点,组织社,全县共组成160多社。社与社之间,相助守望,实行联防。每个村社组织有民兵,选择专人负责。从守城的五百多名官兵中,挑选出三百名能作战者,委派若干名的义兵统领进行监督。另一方面又加强防御工事建设,建设土堡103座。实行坚壁清野之策,使倭贼野无所掠。洪朝选在《瓶台谭侯平寇碑》中颂之道:

桓桓谭侯,有勇有略。
十步百计,方之未足。
岂惟勇略,知政之首。
民信兵食,其孰先后。
乃蠲烦苛,与民休息。
乃除市征,便商贸易。
民既大信,侯果吾仁。
商船四来,吾市不贫。

用今天的话是这样的:英武的谭侯,有勇有谋。十步之中而能幻生百计,尚且不足以形容他的智谋。而侯又岂止是有勇谋而已,他还能深切掌握为政的要道。足食、足兵和使百姓信服这三件事的优先顺序,该是如何?侯到任后,首先蠲除一切烦苛,与民休息。并免除市场的税收,以方便商家的贸易。百姓大为信服,认为侯果然是庇佑我们的仁人。于是各地的商船都来到同安,我们的市集因而得以不贫困。(译文见《芳洲先生文集》方文图编校本)
嘉靖40年,“岁在辛酉,群盗猬兴”,同邑之内,烽烟四起。“久驻长泰之倭寇、饶贼张琏、漳贼林三显、杨鳌山、土贼叶子溢、黄大壮、郑大果自南而北攻。新驻晋江南安之倭寇、漳贼马三岱、晋南贼吕尚四、谢半番自北而南攻。或拥众数千,或聚党数万;或径薄城下,或深入内地;或践蹂村落,或驻攻堡寨;或去而后来,或扑而后起。一日而南北羽书交驰至”(《瓶台谭侯平寇碑》)。

“正月,倭掠同安,民兵战走之”。“夏六月,倭党马三岱掠东界。维鼎率民兵败寇三魁出米岩下。斩获无数,三岱仅以身免”。“十二月,倭寇同安,攻南城。维鼎战却之”。“此战中谭维鼎剿抚兼施,并施行反间之计,从夏至秋,斩饶贼张良朋,土贼叶子溢、叶宗爱,招抚贼首苏任贤、林三显、鼇山黄大壮等”。(《同安县志》)招抚收降的林三显和马三岱,为日后的破贼出了大力。尤其是马三岱,“马三岱者,桀黠雄果,为倭所服,推为帅。倭攻城时,合聚至二万。侯固闻三岱虽为贼酋,而性孝,其妻良家女也。遣其母至营中说三岱,而妻亦抱幼儿以从。三岱计犹豫未决,因激于母妻,竟归附。贼方攻城南隘,甚急,不虞三岱之贰己也。忽见三岱袒而麾刀大呼陷阵,惊曰:马酋降矣!哄而奔。三岱发矢射倭酋,中其左目,贼遂遁退。攻石浔堡,侯又俾三岱往援。贼方阵,见三岱至阵嚣,又遁。是时城与堡危甚,微三岱归,国倚为锋,几不全。”(《瓶台谭侯平寇碑》)

洪朝选又赞之曰:
惟侯胸中,百万甲卒。
使诈使贪,群策毕屈。
寄我耳目,于贼心腹。
置我轲政,于贼童仆。
显吾段煨,使夷贼族。
岱吾却锜,使射敌目。
岂彼之能,机自相激。
人发杀机,夷胡能识。
百楼不攻,况我千堡。
汉一当五,况我万旅。
其告尔贼,各还尔家。
缚彼岛夷,两项一枷。
来效来献,以滁罪瑕。
其告吾民,各安尔宅。
尔田尔耕,尔蚕尔织。
祭祀宴衎,祖考宾客。

即,谭侯胸中,有百万甲卒。使得那些狡诈贪婪之人的计策,都无法施展。把我方的耳目,安置为贼人的心腹;又把我方的壮士,安排在贼首的家人身旁;于是林三显就像是后汉将军段煨一般,为我方夷平贼族;而马三岱则像是春秋晋国的大将却锜,为我方射伤贼酋的左目。这岂仅是他二人的能耐,也正好是时机合宜,因而能相互激发。侯用计引发贼人的杀机,但夷族却无法辨识。他们久攻不下县城,于是转而进军我方的堡寨。汉军此时正是锐不可当,可以以一当五,更何况是拥有上万大军呢:侯于是召告贼人,希望他们能够弃械返乡,或是投诚效力,洗涤过去所犯的罪过。终于将倭夷绑缚,带上刑具,而平定了乱事。于是告喻百姓,可以返家安居,恢复田中的耕种,和养蚕纺织的工作。同时举行祭祀,向祖先报告致谢;并欢聚宴饮,招待宾客,庆祝战事的平定。

嘉靖43年(1562年)经巡抚推荐,吏部提升谭维鼎为泉州府同知。“命下,缙绅大夫、里巷细民欢忭歌呼,填溢街衢”(洪朝选《谭侯迁官致贺序》)。洪朝选描写当年倾城百姓送别谭令的场景:

卧辙攀辕挽去衣,扶携追送各依依。
亦知旧邑还须借,犹恐鸿飞去不归。
第二年,同安民众专门为谭维鼎立功德碑。碑由广东按察司副使刘存德撰文,南京太仆寺少卿洪朝选篆额,南京户部广西清吏司主事林丛槐书丹,立碑署名者包括生员、举人、典仪、里正、义总等及知县以上要员共126人。功德碑立于甘露亭前坡下,并建亭护之,曰“铭恩亭”。如今碑亭仍在,却已成宫观之规制,号为“谭王宫”。当年的知县老爷,如今也黑面长髯,被封为谭王爷。《同安文物大观》介绍“铭恩亭功德碑”道:
位于厦门市同安区大同街道碧岳社区岳口中部三叉路口、岳口里49号前铭恩亭内。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立,平首倭角长方形,高2.62米,宽1.04米,厚0.18米,碑额篆书:“邑父母谭公功德碑”,碑文直行楷书计1125字,颂述同安县令谭维鼎于明嘉靖三十八年至四十三年间(1559—1564)组织军民抗击倭寇侵扰、克敌制胜、保境安民的事迹。碑前有石亭保护,石亭为四柱单间歇山顶,宽2.9米,进深2.25米,高约3.5米,亭前横梁镌刻:“邑父母谭公功德碑”,石梁浮雕古建筑木构抬梁图形。2001年于石亭外部又罩建“铭恩亭”小庙。

谭维鼎赴任泉州府后还有一番作为。“委修莆堤,费省堤固。莆人赖之。会寇犯仙游诸邑,檄鼎与都督戚继光讨平之”。再升任广西左江兵巡佥事,任上“减两江商税,改力差为傭役出所。撰《小学解》,令民习之。忠州土官黄贤相占据四都,鼎召典史李材授以方略,擒之。增秩本道副使,督剿古田。以久劳兵事,谢病归,卒。年仅五十,未竟其用,朝野惜之。”(《康熙新会县志》:谭维鼎传)

洪朝选一生傲骨,屡犯权贵而罹祸,却对谭维鼎赞誉有加,相互间常有诗文酬答,其一道:

闾里欢呼沐化成,乱余民庶喜全生。

桑麻百里真蒙惠,竹帛千年拟著名。

德政已无村犬吠,道心尚与海鸥盟。

循良处处看碑刻,何待他年始汗青。

“德政”与“道心”(仁心),这恐怕就是时逾数百年功德碑犹能歆享香火的缘故吧。

http://blog.xmnn.cn/?uid-3113105-action-viewspace-itemid-2421020=

本资讯信息是来自 逛鹭岛 小编 通过网络收集而来的关于厦门民俗文化、传统习俗、文化传承。
您若也有需要分享的可以直接在我们网站上分享你的内容,让大家都知道。
版权声明,本活动信息隶属网络收集而来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清除信息。

以下是我们的联系方式欢迎前来咨询:
客服公众号:xmgbuykf 
微信客服号:xmgbuysh

QQ号:222130376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群:593922614 欢迎加入官方QQ群,厦门生活互助群
商务合作电话:13091948465


厦门可以玩的特色地方还有很多,如果想知道厦门哪里还有好玩的地方,厦门哪里好玩的地方,请点击这里惊喜等待着你哦....
【责任编辑:csw8923

照片集推荐

(更多照片汇集)

大家推荐

(我也要来推荐)

留言评价

共有0条评论
重要提示:
你设置的联系邮箱是*: (当有人给你留言回复之时,联系邮箱可以及时通知你)
我们建议你填写正确的邮箱地址,如果你之前填写邮箱地址是错误的可以通过 【修改资料】 来重新设置
商业推广版块信息发布免费开放

照片欣赏

加入圈子

【点击这里 - 扫描二维码加入主题圈子】

关闭